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资讯 > 正文

河南博物院七十年沧桑

谛邦网 时间:2020-07-30 21:37:03 来源:谛邦资讯网

2010年8月的河南博物院,一派葱绿。这座承载太多历史、太多故事的博物馆,是中国博物馆事业发展的缩影。提起70多年的沧桑历史,河南博物院副院长丁福利如数家珍——

稀世国宝促使冯玉祥 萌发建馆梦想

1923年夏天,河南新郑一县绅李锐天旱打井,无意间打出一座古墓。顺势挖去,100多件青铜器重见天日。一向爱好文物的北洋陆军14师师长闻讯,以“古物出土,应归公家”,马上向驻洛阳的吴佩孚驰报。这批宝物为大约2500年前郑国国君墓随葬品。著名考古学家赞其“都是气象伟大、铜质精纯、体重胎厚,蔚为空前绝后之大观也……”面对国内收藏学术机构的压力,吴佩孚5次致电该师长,将古物押运开封,妥善保管,以垂久远。

这批国宝中的典型代表是一对莲鹤方壶,一件收藏在河南博物院,另外一件收藏于北京故宫。早在1927年7月,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河南省政府主席的冯玉祥,极力主张成立“河南博物馆”筹备委员会,其初衷就是保藏这100多件稀世珍宝。在冯玉祥将军的亲切关怀下,由河南省政府委派郭须静、徐金泉、何日章3人为河南博物馆筹备委员,隶属河南省教育厅,指定开封法院西街前法政学校校舍为馆址(即今开封市三圣庙街),是为河南博物院发韧之始。

然而,这座解放前河南唯一的博物馆,从其诞生之日起,便随着时局的动荡,走上了一条坎坷之路。1928年5月,原河南省政府为表现各民族的历史和现状,宣传民族共和和世界大同的理想,将河南博物馆改名为“民族博物院”,并改由省政府直接领导,同时划拨刘师古堂充公遗产的一部分为专款,限期开放。民族博物院以“启发民众知识文明、激增革命思想、促进社会文明”为办院宗旨,广泛征集历史、自然科学、农业、艺术、生理卫生等方面的实物资料。同年10月10日,在藏品缺乏的情况下,大量运用模型等手段,成功举办了第一次陈列展览。

1930年12月1日,河南省政府将“民族博物院”恢复为“河南博物馆”,并确定为社会教育机关,直属省教育厅领导。12月23日教育厅委任关百益为馆长,并收回民众师范房舍为古物陈列室。1931年1月20日,河南省教育厅又颁布了《河南博物馆组织条例》,其中明确博物馆的宗旨为:“一、发扬固有文化;二、提倡学术研究;三、增长民众知识;四、促进社会文明。”同时设立了保管部、搜集研究部两个大部,成立了由民政厅厅长、教育厅厅长、河南大学校长、博物馆馆长等组成的7人理事会,将原民族博物院的19个陈列室调整为7个,撤去了大量民族服饰和模型,充实了历史文物。1930年至1937年的8年,是河南博物馆空前发展的时期,藏品中的历史文物最为丰富、精致,具有河南地方特点,而且涌现出以关百益为代表的一批高水平的研究人员。从此,河南博物馆名声鹊起,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赞誉。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大肆侵入。为避免文物被毁,馆藏主要文物68箱被迫移运重庆,工作处于停滞状态。

国宝离乱见证河南博物院的沧桑史

1937年10月23日,对于河南博物馆来说,先后而至的教育厅、省政府密令,好比晴空霹雳——日本鬼子要来开封了,珍品之安全危在旦夕。

时任河南博物馆馆长王幼侨一面等待省政府的批复,一面雇工赶制箱子,精挑万选,5678件文物分装68箱,多为殷墟甲骨、郑公大墓青铜器等。1937年11月24日,河南博物馆的68箱30吨文物在5位押运员、2名宪兵的保护押运下,从开封西行郑州,南下武汉,用时3天运输到汉口法租界租房保存。1938年9月,在与日寇的武汉会战打得烽火连天之时,在武汉沦陷之前,这批文物又被迫转移。在三峡的激流险滩中飘荡了3天,乘小木船运至重庆。

在重庆的炮火中,蒋介石对这批河南文物念念不忘。1949年11月3日,在这68箱文物中有38箱被秘密运到重庆机场,两架飞机载着这38箱文物直达台北松山机场。其余30箱被解放军军管会扣押,1950年8月21日,河南政府赴重庆接收河南文物回家,如今这30个贴着封条的文物箱子仍留在河南博物院,箱子上不仅有“军管会”的签章,还有1938年初离开封时的封条依稀可见。至此,这批河南文物被迫分散,不能团圆。

河南博物院经历了战争的劫难后,至1949年所存文物仅余数百件。其他38箱文物运到了台湾,保存在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成了台湾历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两岸博物馆一脉相承 谱写新篇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全国博物馆事业快速发展。由于河南省博物馆建筑是1958年大跃进时期突击在郑州兴建的,它无论在建筑形式、建筑规模,还是在内部设施上,都很难适应今天博物馆发展的需要。为此,河南省委、省政府领导决定“八五”期间在省会郑州建设一座具有当今先进水平的现代化博物馆。1991年秋,根据李瑞环同志的有关指示,经时任省委书记侯宗宾、时任省长李长春等领导同志的积极争取,国务院决定由国家和河南省共同投资筹建新馆舍。

新馆位于郑州市农业路中段,占地10余万平方米,建筑面积7.8万平方米,累计投资近3亿元人民币,历时5年建成。主体展馆位于院区中央,呈金字塔形,后为文物库房,四隅分布有电教楼、综合服务楼、办公楼、培训楼等。整体建筑结构严谨、气势宏伟,造型古朴典雅,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同时也体现了中原文化的特点。

1997年,河南将中原石刻博物馆与河南省博物馆合并,成立河南博物院。次年,河南博物院投入3亿元人民币建设了现代化的新馆,新馆落成开放,借着欢庆锣鼓的余音,当时河南博物院通过互联网,查找到了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的联系方式。该院立即去函表达了沟通的意愿。海峡对岸积极响应,同年10月黄永川副馆长(现为馆长)率团来院访问,两馆的合作拉开了帷幕……

2002年两馆合作出版了《新郑郑公大墓青铜器》。河南博物院院长张文军在序中写道:经过半个多世纪离合聚散的国之瑰宝,终于史书有证。而较此更有意义的,则是我们手足同胞的生命胚芽在这历史深处、在这艰辛求索中找寻到的中华文明的共生之根。

2001年河南博物院副院长田凯代表河南省博物馆学会赴巴塞罗那参加国际博协2001年会议,在会上遇到了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的黄光男馆长。两馆长一见如故,以兄弟相称。近年黄馆长偕夫人到河南访问,专门到开封参观河南博物馆原址。黄馆长称这里是“我们的母馆。就像游子回家见到母亲,我们在这里前后查看,仔细端详……我们取消了其他的参观,陪伴‘母亲\\’度过整整一个下午”。

河南博物院与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几乎每年都有互访和交流。2003年两馆共同出版了《辉县琉璃阁甲乙二墓》,并在同日两馆各自举办甲乙墓出土文物展。今年12月河南博物院118件文物将赴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举办“中原王朝秘宝展”。同胞亲情一直维系着我们,共同的夙愿使两馆亲密无间。

责任编辑:中艺

------分隔线----------------------------
谛邦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