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资讯 > 正文

去甄嬛化和美化芈月?面对质疑郑晓龙心意已决

谛邦网 时间:2020-08-16 21:18:09 来源:谛邦资讯网

  2012年《甄嬛传》开播,曾创下中国电视剧史上口碑和收视的双料奇迹,此后鲜有古装剧可以超越。直至几年后横空出世的《琅琊榜》,在经历了短暂的收视低迷后,凭借着精良的制作、正剧的风范在口碑和收视方面峰回路转,一跃成为观众和网友的“心头爱”,甚至还有不少人看过《琅琊榜》之后称“再无剧可看”。此话言之过早。本月30日,郑晓龙导演和他的团队最新古装传奇剧《芈月传》将登陆北京卫视和乐视网。该剧还未开播,仅片花网络点播量已过亿——踩在“甄嬛”的肩膀上,“芈月”注定是现象级大剧。但在郑晓龙心里,无论是创作初衷还是实际行动,《芈月传》的首要任务却是“去甄嬛化”;而在旁观者看来,即将呱呱坠地的《芈月传》,将代表传统的现实主义电视剧创作阵营,向虚浮的IP热潮发出响亮的回击。昨天,郑晓龙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谈及两部古装代表作,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新厌旧”。

  “美化”芈月:虚实结合重写“太后”传奇

  2008年一部关于秦俑的纪录片里提到,兵马俑可能不是给秦始皇而是给秦宣太后芈八子的。这位传奇女性的故事引起了郑晓龙的兴趣。“她一个楚国的公主嫁到秦国,又被流放到燕国,然后又回到秦国并且当上了摄政太后,垂帘听政41年,到她死的时候秦国已经统一了六国一半的疆土。40多年后秦始皇就统一了中国。因为她中国第一次有了‘太后’这个称谓。”

  然而如此贡献巨大的人物,历史上的记载却非常少,“从《史记》到《战国策》一共只有几百字,《战国策》还是戏说性质的。”更让郑晓龙不满的是,在寥寥的记载中,最多的内容竟然是描写秦宣太后“荡妇”的一面。“史书上说她靠女色来骗取政治利益,说她工于心计,但她是中国第一位女政治家,当政41年,在她当政这些年坚持商鞅变法、坚持统一六国,把秦国变得那么强大,她肯定有她的人格魅力、尊严自我。”史书的不公评价令郑晓龙产生了用电视剧重讲芈八子传奇的念头。

  看过成剧的人都会发现,《芈月传》很大程度上“美化”了历史上真正的芈月,可以预见开播之后,这将是郑晓龙面对的第一个质疑。对此,郑晓龙却说他早就心意已决。对于剧本,他第一个要求就是“要正向”。郑晓龙始终坚持艺术作品的核心是正确的价值观,“你要带给观众什么?这个问题特别重要。写《甄嬛传》我们的主题是批判,因为清朝的封建社会已走向没落,而芈月所处的时代,正是奴隶社会走向封建社会,封建阶级是先进、新兴、向上的,她和她那一代人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带给观众的东西一定是正向的、积极的、励志的。我们总得照着唯物主义历史观去塑造人物啊。”郑晓龙明确表示,芈月是一个女政治家,首先是一个心怀家国大义的、正直的人,把她写成一个靠女色骗取国家的人,把她和男性的关系都写成互相利用,“我是不能接受的。”至于未来可能因此遭受的非议,他一笑置之,“那是不懂艺术创作”。

  “去甄嬛化”:凡像《甄嬛传》之处一律删改

  种种基因的遗传关联,《芈月传》和《甄嬛传》的对比不可避免,郑晓龙对此已习以为常,主动提起了两者的不同。“它们是截然不同的作品。《甄嬛传》是纯正的后宫戏,是封闭的,所有人都在那里,斗来斗去都是争宠。《芈月传》虽然也有宫斗的戏份,但是秦惠文王后宫里的妃子们每个都有母国背景,每个妃子、皇子都是母国的棋子,都带有很强的政治目的,这时候争宠就有了不同的含义。而且我们是一个从后宫走到前朝的戏,有更多的戏份是在朝堂上。所以《芈月传》的格局更大,写的不是后宫琐事,是家国大义。”

  郑晓龙从来没想过要再做一部《甄嬛传》,也从来不怕这部戏会重复自己,“我在做的时候就知道不一样,如果一样我根本不会去做,因为太没劲了。”在创作过程中他主动“去甄嬛化”,不但服化道美这些方面照着战国时期的史实还原,“台词像《甄嬛传》的一律不用,剧情像《甄嬛传》的一律改。”

  郑晓龙笑称曾有人拿酷似《甄嬛传》的故事请他导演,也听某些剧组说过“就照《甄嬛传》那样来拍”,正因为如此,他才更不能重复自己。“艺术贵在创新,否则说不好听的,人家会骂你,你看这家伙不行,江郎才尽了,又是一个《甄嬛传》……我至少不愿意让人说我这话,怪丢人的!”

  电影化:格局大人物多跨度长

  郑晓龙说,当年有“行家”跟自己说:“郑导,甄嬛好是好,但就是换地说话”,而从这个角度说,《芈月传》最大的“升级”就是创作方法全面电影化。剧本创作因此有三大难点:格局大、人物多、时间跨度长。“虽然剧中主讲秦楚燕和义渠四个地方,背后却有七国的身影,修鱼之战、函谷关之战、合纵连横,都是七个国家联动。因此剧中所有的人物关系都是建立在背后的政治关系上,比如秦王去楚国偶遇了芈月和芈姝,互相产生好感,这是表面的故事,但秦王还有一个深层的目的就是娶楚国嫡公主回去,完成秦楚联盟——所有的表面故事就是这样跟大格局联系在一起。”

  芈月从楚国到秦国,从秦国到燕国,再到义渠,又杀回秦国,每一段都有许多新增人物,彼此之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之时间跨度长达60年,每个人物还有成长和变化,这些成长和变化又要互相影响。这些或实或虚的人物还必须跟诸多史实无缝连接,如何抉择、哪儿详哪儿略哪儿是重点,着实让郑晓龙伤脑筋。

  “最后决定一个原则,史实、战争方面我们可以粗线条,没有芈月亲自参与的战争我们可以虚写,但涉及情感和人物关系推进的戏必须细腻。比如芈月跟三个男人的不同情感,芈月和姐姐芈姝从小长大到反目为敌的过程,都写得细。”

  “我觉得一个片子好不好要看它有没有观众记住的、长久发展下去的人物。对我来说《芈月传》塑造了一个很吸引我的人物,我就满足了。”谈及现今影视圈中大IP盛行的做法,郑晓龙说自己不关注,也不会去追求热门IP,“想通过大IP一举做成什么事,最后却不成功的事儿太多了。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够自己创作出新的IP。毕竟影视是一门讲究创新的艺术。”

  文/本报记者杨文杰


深圳设计公司 https://www.dohao.cn
------分隔线----------------------------
谛邦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