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江凝韵齐珵光目录

谛邦网 时间:2020-07-31 21:10:31 来源:谛邦资讯网

《》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凝韵齐珵光的故事,作者是卿否,看呗为您提供江凝韵齐珵光目录以及小说的最新章节。江凝韵回首,“阿姐,我好想你。”说着便朝她跑去,边跑甚至边哭了起来。

《重生就要换夫君》精选: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江家宅子里也就这处挽柳亭风景独好。雕梁画柱,飞檐翘脊,三日前办喜宴时挂上的大红灯笼尚未取下。

江凝韵看着那灯笼,那亭子,那映着四周楼阁草木的湖水,那新发的嫩黄嫩绿的柳叶柳芽,一动不动,思绪万千。

“阿韵!”江凝萱望见妹妹的身影,远远地喊了一声。

江凝韵回首,“阿姐,我好想你。”说着便朝她跑去,边跑甚至边哭了起来。

自她嫁入王府,便被囚了起来,外人不得相见,奴仆皆以楚钰为主,她的境况遭遇传不出去,外界信息她亦是不知一二。

她与阿姐好几年都不曾看见!

江凝萱却不知这些,只道是妹妹自小未与自己分离过,心中不舍。倒真是有几分感人,又有几分好笑了。

忙抱住扑来的妹妹,从怀里掏出丝帕,轻柔地擦拭掉妹妹脸上的泪花,“乖哦,不哭不哭,都快成小花猫了。阿韵明年就及笄了,可不能再像现在这样爱撒娇了,乖啊。”

江凝韵依旧只是哭,牢牢抱住姐姐。江凝萱便也由着她,姐妹两倒是温存了好久。

待见着妹妹似是平静下来后,江凝萱整了整江凝韵黏乱的衣服,牵着她向明香院走去。

明香院是江凝萱她出阁前住的地方,最是靠近主院,其次则是凝韵的羽芳院。江老夫人近些年来搬去了西北角的佛堂里,祈神祷佛以求庇佑,家宅安宁。至于江欣雅则与她姨娘柳如兰一起住在了云翠院,离主院不算远,院墙外种着一片竹林,风景也是不错,是柳姨娘刚受宠时就要来的。

江家无甚么财物,几代啃着老本,没有进账,多亏着江夫人嫁进来后执掌中馈,用嫁妆填了不少缺,后来又整顿田庄铺子有了收益,江家众人的月钱才发的下来。也正是如此,任那些姨娘们再怎么受宠,到没什么人有胆子敢欺到正房嫡支头上来。

江凝萱拉着妹妹回了屋。装饰摆设依旧,只是几日未熏香,那气味已淡了,似有若无,更有种惹人探寻的诱惑。

她挥手示意下人退下,欲与凝韵交代几句,只单单留住自己的心腹丫鬟绿枝和鹊儿。

“姐姐如今出嫁了,便不能像往日那般处处看顾着你了。”顿了顿,“平日里也莫要再只顾着那些子书画了,”

“阿韵,你如今也该学着些人情世故,为人处世之道了。”

江凝韵静静听着,记得上一世姐姐也是这样教导的。可惜她太过天真,不谙世事,囚于王府多年却无人相助,身边亦无可用之人。想那时楚钰那般磋磨自己,断了自己与外界联系,却不知姐姐可有被迁怒。不过琅琊王家并不比楚王府势力弱,该是能护住姐姐的。

“待你将来进了别人家,若要管理好家私,少不得先得与那些个耍滑偷奸的婆子和老油条立立威。”

“罢了罢了,你现在不一定懂,到时候娘亲自会同你好好交代。”

末了,似是又想起什么,重重的念了句,“阿韵,我知道你心思单纯,但旁人可不像你!”

“云翠院那位成日的搭着父亲,又讨好祖母。唉,你也是知晓的,祖母一直因着子嗣一事对母亲不满。你可知,你出生不久,祖母一听说母亲伤了身子真是恨不得立刻送几个女人来!当初母亲见那柳如兰像是个安稳听话的,才把她一个贱婢出身的抬了上来。她也是命好,很快便怀上了,没成想竟是个白眼狼,撺掇着父亲把她升为平妻,她倒也配!后来,若非舅舅的缘故,差点还就成了。”

江凝萱越想越气,若没有母亲,江家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江凝韵却是吃了一惊,她竟不知还有这些事情。

“哼,饶是她这些年如此受宠,不也就生了那么个姑娘么。”

“对了,阿韵,不是姐姐说你,那江欣雅虽是比你小了一岁,却比你。。。。。。”江凝萱顿了顿,怕说出来打击到妹妹,却又希望她能反省自身,重要的是:认清江欣雅。

“却比你更聪慧,更会做人!

“你瞧她在府中哪个奴仆不说她天真单纯,可爱,呵,真挚!若真是个没什么心计的,凭柳姨娘那么受宠,她怎会与这么多姨娘相交却无一恶言。甚至少有几次随我们去赴宴,她一介没落侯府的小小庶女,竟也能与那些千金们攀谈!”

“韵儿,我本来不想与你说这些,可实在担心你不懂这些,将来吃苦。”

江凝萱语气略微沉重了些,只盼着她这嫡亲的妹妹莫再像往日般被江欣雅那一副无害模样骗了,真当她是姐妹。

深吸一口气,江凝韵紧紧抱住姐姐,搂着她脖颈,半响不说话。

江凝萱回抱着,忽地觉着肩上有些许湿润,才发现妹妹竟又哭了,倒微微笑了起来,打趣着。

“可是姐姐话重了些,阿韵今日可都哭了两回了呢!”

“其实阿韵也不必太忧心,虽然舅舅正外放江南,但在那等富庶之地,日子定是不错,等过几年再多些政绩,就该回来了。我现今嫁入琅琊王家,你若有事,亦可差人寻我。我们韵儿可是有两座靠山呢。”

“还有件事儿,你可还记得,我那大嫂虽是陇西豪族出身,但她母族却与李相颇有渊源,李相备受官员推崇,如今他夫人生育在即,之后的满月宴定会有好些人来,到时候我也借机让你多认识些贵人。若是气运好,韵儿说不定还能在那些俊才里寻着个如意郎君呢!”

想她当初便是在一个宴会上遇见了夫君,也亏得他只是个庶子,不然,她又哪里嫁的进王家。

定了心绪,江凝萱握住妹妹的手,“咱姐妹两倒也聊了会子了,你还未好好见过你姐夫,他应是还在书房陪父亲说话呢,便去寻寻他们吧。”

说罢,就拉着江凝韵向外走去。


在线客服有哪些 http://www.easyliao.com/

------分隔线----------------------------
谛邦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