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与卿共余生精彩章节试读(钟睿瑶陆淮宁)

谛邦网 时间:2020-10-14 12:49:57 来源:谛邦资讯网

主人公是钟睿瑶陆淮宁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这里提供钟睿瑶陆淮宁小说精彩章节试读。钟睿瑶已经炸锅了,她好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脸上涌现可极为恐怖的神色。

内容精选:

钟睿瑶的心从来没有跳得这么快过,她的面颊上好像正燃烧着一团火焰,熊熊的高温,几乎要将她给燃成灰烬了。钟睿瑶很清楚,自己必须要逃出来。

“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站在一边看了半天热闹的老大和老二两人,此时都看出了钟睿瑶的异样。还不错,这个娘们儿虽然厉害,终于还是有个能降服得住她的人出现了。他们两人心中庆幸不已,这男人是自己的救星。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钟睿瑶狠狠地瞪了这个家伙一眼,“再多说一个字,我一会儿让你们去跳钢管舞。”

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那个可怖的场景,两个男人打了一个哆嗦,闭上了嘴巴。

钟睿瑶水波潋滟的眸子一转,一抹决然闪过。

她随即用同一只手肘部猛地撞向黑衣男子的肋部,来了一招迎风挥袖,这是女子防身术中比较凶悍的一招,足以击碎对方的肋骨。

为了挣脱钟睿瑶把自己压箱底的招数都给拿出来了,她的这招,突兀而凶悍,又在如此近身的距离范围内,陆淮宁不得不撤手了。

两人一分开,那些炽热的温度,纠缠的气息,如同晨雾一样消散,冰冷新鲜的空气让陆淮宁的头脑也清醒了很多。

该死,这可算是在执行任务,陆淮宁,你刚才脑子里面究竟在想什么。幸亏你此时不是在真刀真枪的战场面对敌方强悍的单兵,否则,这一下攻击,就可以要你的命了。

养尊处优的时间太长了,导致作战能力开始下降了……还是,钟睿瑶她影响到了自己判断和行动能力。

陆淮宁微眯着眼睛,在心中责问自己。

他从来没有如此贴近过一个女人,她的身体那么娇俏柔软,散发着诱人的芳香,抱着自己的怀里,很舒服,很美好的感觉。他如同一个饥饿的孩子,面对一块美味松软的蛋糕,心中充满了想要把她一口吞进肚子里的冲动。

钟睿瑶站在陆淮宁的对面,虽然她无法看到他全部的面容,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在他深邃波动的眸光中,钟睿瑶可以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情绪。

他在回味,还是带着几分欣喜和留恋地站在那里回味着他们两人之间的接触。

钟睿瑶的面颊顿时羞红,她意识到,自己竟然同这个陌生的男人之间,在情绪上竟然达成了某种共鸣。

钟睿瑶决定打破这份令她羞愧的共鸣,她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他跟她,只是初见,他还如此神秘隐蔽的打扮,连脸都看不全,能共鸣出个大头鬼来。

他的眼睛好看得无以伦比,但谁能保证他别的地方也这么完美无瑕,如果扯下来头套发现他是个兔牙呢,万一少只耳朵,又或者是三个鼻孔呢。要是正常人,为什么要这副打扮。

不是个丑八怪,就是个不敢真面目见人的大坏蛋。

钟睿瑶在心里给陆淮宁下了定性的判断。

“不准你在看着我了。”从两人身体分开后,直到现在为止,陆淮宁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钟睿瑶的脸上,这让后者有种被透视的感觉。

钟睿瑶连续出手对着陆淮宁就是好几拳。

陆淮宁也不说话,也不还击,只是轻松地闪开。钟睿瑶的水平还无法跟他相提并论。两个人交手,就好像是用鸡蛋撞石头一样。

陆淮宁不断地躲避,最后退到了窗子那里,再要退,都已经没空间了。

而这边钟睿瑶的拳头马上又临到了眼前。

这下陆淮宁迫不得已,不得不反击了。他以前曾经去散打俱乐部里听过钟睿瑶的课,对她的招式套路很熟悉。见招拆招,就像是做十以内加减法一样的轻松随意。

他抬手拨开她的拳头,另一只手找了她的空档,给了她当胸一掌。

这掌没有什么力度,软绵绵,并不能构成什么危害。

可是这掌袭击到的部位很要命。

当胸。

陆淮宁的掌一下拍到了钟睿瑶的胸上,瞬间,两个人如同被切断了电源的机器人一样,都怔住了。

四只眼睛目光对视,大眼瞪小眼。

柔软弹性,两个球状不明物体此刻就趴在陆淮宁的手掌下,他甚至还能感觉到它们两个在呼吸之下,一起一伏,如同两只小白兔一样。

如果说刚才他是微微有些分心,那么现在陆淮宁已经彻底慌乱了。

就算是握着一颗即将要爆炸的手雷,陆淮宁都没有这么惶恐过。

手雷要爆炸,你可以随时抛掷出去,可是现在手掌下面的这两个你能怎么办,虽然它们两个的直径大小很合适握在手里,但这根本丢不出去啊。

平日里,他油嘴滑舌,玩世不恭地扮风流,可这一刻,他彻底暴露了本质,瞠目结舌,无所适从。他的呼吸频率加快,节奏紊乱,更糟糕的是,他的身体中好像是有什么地方短路了一样,一股不知名而又不受控制的燥热在下腹乱窜。

钟睿瑶长这么大,除了跟梁宇牵过手之外,再没有跟男人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胸口这个地方更是从来没有人染指过的禁区,现在却陷落到了陆淮宁的手下。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料,他手掌上的热量,甚至是脉动她都可以清楚地感受到。

她带的是半球的文胸,陆淮宁这掌拍的地方精准无误地落在了她那没有任何防护的半球上,一点遗漏都没有。

就如同一片亘古不化的高原雪川,突然被人给踏出了第一行足迹一样,钟睿瑶的圣域禁地上出现了一个不受欢迎的开拓者。

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他是一个大色狼。

钟睿瑶已经炸锅了,她好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脸上涌现可极为恐怖的神色。

好像是嫌弃事情闹得还不够大,披着床单,还没有脱去“演出服”的老大和老二这时满脸激动的表情,情不自禁开始鼓起掌来,为陆淮宁加油。

“兄弟,你这一下地点精确,全方位覆盖,确实是好掌法。”

“果断是高手在民间,跟你一比我们兄弟两个道行差远了。”

他们两个用尽全力,连钟睿瑶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还被痛扁一顿,而陆淮宁上了没有怎么费力,就连续地吃了钟睿瑶两次豆腐,这让两人羡慕嫉妒恨。

“你们闭嘴!”钟睿瑶和陆淮宁异口同声地说。

话音出口,两人彼此一愣,怎么又是一次神同步。

“我……我……我……”陆淮宁是诚心诚意想解释,偏偏一个字吐不出来。

“我我我,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即便是当胸一掌,你就不能换另一个半球上着落,非要在没有保护措施的这两个半球上?


游记 https://www.youjiw.cn
------分隔线----------------------------
谛邦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