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莫忘历史,珍惜和平---晋剧现代戏《紫穗槐》观后

谛邦网 时间:2020-10-17 13:59:04 来源:谛邦资讯网

晋剧现代戏《紫穗槐》是由赵爱斌根据山东省话剧院苑福善在1995年创作的话剧《狗日的杂种》改编,雷守正导演。其实爱斌很早就把这个剧本改编出来了,我记得曾经讨论过。当时看剧本的时候,感觉到剧本主要表现的是这个被迫生下来的日本私生子在解放之后和他的母亲所遇到的种种不幸遭遇,带有“伤痕文学”的味道。后来山东省话以剧名《杂种》曾演出过,不过引起很大争议,在全国没有多大的影响。爱斌当年改编的本子也基本是原作者的主题立意,当时大家提了不少意见,主要还是围绕现在剧本里叫东升的孩子如何处理,人物的基调到底应该如何把握,存在较大的争议,后来这个剧本就放下来了。当时,估计包括原作者和赵爱斌在内都还没有把剧本的思想性上升到今天《紫穗槐》的高度。昨天看了演出,出乎我的意外,没有想到编剧将这个剧本进行了脱胎换骨的改造,几乎是重新结构了一个新的剧本,而且思想性和艺术性远远超过了原著的局限,成功的打造成为了一个符合我们山西太原,特别是晋剧艺术的戏曲作品,应该向赵爱斌和太原晋剧艺术研究院包括主演谢涛、导演雷守正等剧组同志们表示祝贺。

之所以赞成现在的《紫穗槐》,是因为作者完全脱离了原著只表现个人的不幸遭遇,而是把情节和人物命运上升到民族危亡、国家兴衰的高度,使剧本的思想性提高到思考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这样,祁草叶和石东升的不幸就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不幸,而是全体中国人民,甚至是全人类包括日本人民的不幸了。这就比原剧本有了质的飞跃和全新的改变。而且现在的剧本把东升从小到大所受到的苦难基本都一带而过,只反映他现在所面临的生存选择,也使这个人物脱离了单纯控诉我们党和国家过去错误政策带来的消极影响,而是有了时代的特征,更符合今天观众的欣赏习惯和要求,吸引更多的当代青年观众,通过观赏剧目,了解过去的历史,这也是剧本主题立意得到升华的成功所在。

当然,这出戏最为出彩的还是谢涛的表演。祁草叶这个人物其实是晋剧中的老旦。但是过去晋剧艺术对老旦重视不够,甚至没有像其它剧种一样形成专门的行当和专门的唱腔,如果有老年妇女形象出现往往都是由须生来扮演。虽说近年来随着晋剧剧目的丰富,老旦行当也逐渐崭露头角,但是真正成功的并不多。谢涛是个非常优秀的须生演员,扮演老年妇女当然不在话下,但是演好老年妇女,使晋剧中的老旦逐渐成为晋剧剧种中富有特色的行当,谢涛是做了不少努力的,而且取得不菲的成绩。从最早现代戏《丁果仙》开始,到近年的《连亲百万家》《上马街》等剧目,她就在现代戏里面成功的塑造了不少妇女的形象,无论唱腔还是做派表演都给观众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如果说谢涛过去在现代戏中扮演的妇女形象还是比较单纯的话,在《紫穗槐》中扮演的祁草叶的难度就大多了。因为这是个内心很复杂并且是在不断变化中的人物。这出戏表面看是一出很正的正剧,其实是充满血泪的悲剧。导演雷守正是把悲剧正面处理了,那就要求演员要准确把握人物在情节发展之中的节奏和分寸。草叶受到日本兵侮辱的情节是到后面第四场才告诉观众的,观众并不清楚草叶内心为什么对日本那么仇恨,那么不愿意让女儿去日本留学,因为这是草叶内心深处很深的伤痕或者伤疤。如果再提起这件事,无异于把伤疤再次揭开,甚至还要重新使伤口受到新的伤害。比如,东升的媳妇为了钱财、为了能有个日本后裔的身份,不惜让婆婆承认东升是日本人,这对一个受到过中华传统文化教育而又被日本鬼子欺负的女学生来说,是多么大的羞辱与再次的伤害啊。可是,在后代人面前,在自己的儿子、媳妇和女儿面前,她只能把这种痛苦深深的埋在心里,不能有丝毫的表露。这些都是对演员表演,特别是对人物性格塑造提出的尖锐挑战。我觉得谢涛基本经受住了艺术的考验,圆满完成了这个人物的塑造。当然还有些不太熟练、自如的地方,我想随着演出的增加,这些问题肯定会解决的。

梁忠威的表演也很不错,对人物的认识和理解表达的非常清楚,充分展示了老演员对艺术的严肃认真和娴熟表演,使这个人物活灵活现的出现在观众面前。他扮演的石宝根其实在戏里是起着调剂的作用,也是导演要把悲剧当做正剧演出的调和剂。观众在祁草叶的悲剧命运的情节中,正是通过石宝根表演又看到了新时代、新生活的希望和乐趣。

有几个小问题提出了,看看能否使剧目更完善一些。

能否在第一场结尾前加一个情节,草叶在朦胧中又梦见当年自己被日本兵侮辱的场面,等到醒来,发现是在做梦。加了这场戏就会使观众对草叶的命运有了直观的认识和理解,观众明白草叶的伤口,而剧中子女们不知道,这样会使戏剧性更加强烈,否则观众和剧中人物一起对草叶的命运一无所知,就没有了戏剧人物的认知感,反倒会消弱悬念,因为按照今天观众的认知度,去日本留学有何不妥?当观众预先知道当年的内情后,很自然的就要为人物的命运担心,戏剧性也就更强了。

按照剧本情节的交代,石东升应该是在1944年左右出生的,那么到八十年代,他应该起码在四十岁左右,可是在戏里唱词中说是他“三十多年来”如何长短,观众就不知道反映的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因为燕子考上学校要收学费,起码是在八十年代之后,距离草叶受辱至少四十年了。要把人物年龄问题搞清楚,否则观众会产生疑问。其实说东升四十岁才娶上媳妇也不为过,改革开放之前,他因母亲的问题受影响,找不下对象也是可能的。所以,演员的化妆也应该更老成一些,不要太年轻。

第五场让荣二的上场,其必要性不是很强,除了让草叶义正词严的斥责了一顿后,基本没有发挥多少作用,成为可有可无的场面,有些可惜。草叶的哥哥也只出现了一次,尽管有天幕后儿时的回忆,还是最好把这个人物进一步利用起来。不一定非要说他是从台湾回来,全国各地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这样不至于使观众产生疑问,因为八十年代两岸还没有开放人员交流。

海子边原先叫中山公园,是太原学生运动和大型群众集会的场所,1919年“五四”运动反帝爱国大会,1925年打房税运动,声援上海“五卅”惨案的反帝大会,1931年“九·一八”以后至1937年“七七”事变以前的各次抗日救亡大会,都在这里召开,并从这里出发举行大游行,所以这里是个有革命传统的公园。戏里面把这个地点做为草叶参加学生救亡活动的地点是有道理的。但是藏经楼做为学生运动活动地点就不真实了。太原市别说城区,加上郊区解放前也没有藏经楼这个地方。太原市迎泽公园内的藏经楼是一座金代建筑,又名风华楼、藏金阁,是新中国建立后,为规划迎泽公园,1958年把藏经阁由太谷县迁来,1960年全部安装完工后命名“藏经楼”的。现在戏里面几次提到藏经楼是不准确的,还不如就说是在海子边还更符合历史真实。

总之,这是一出很有挑战性的好戏,在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拿出这出现代戏很有现实意义和教育意义。希望能够在今后的演出之中进一步的完善提高,精益求精,使剧目的演出质量达到更高的水平。

中国晋剧艺术网顾问 王笑林/文


西班牙留学讲座心得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61961/
------分隔线----------------------------
谛邦资讯网